這時,周曉笛的電話再次響起。

周家村爆發了瘟疫!

而且有許多戴著面具的奇怪人也來到這里。

高辰憑感覺就知道是圣魔殿的人,于是馬不停蹄地回到周家村。

“神醫大哥哥,你終于來了,剛剛那伙人,好像會魔法一樣!”周曉笛證證地說道。

“你看?!敝軙缘阎钢∠f道。

飄滿了雞的尸體。

整條小溪都散發出惡臭!

果然是他們!高辰心里面暗暗想。

“滋隔啦里西多!”

突然,一個蒙面的男子朝著二人發出幾個飛鏢。高辰抱著周曉笛,順利躲過。

高辰一聽這口音,像是個櫻花國的忍者!

“姨媽一麻袋?!?/p>

忍者再次一招破空斬!

劍氣十足!

高辰用武師元氣格擋,順利破解了對方的進攻。

好強大的劍氣!高辰不禁感慨。

“巡禮魅力喲!”

忍者又一招天旋地轉,化作了一道劍,從天而降!

對方已經達到了劍人合一的地步!

可怕!

掠影步!

高辰拉著周曉笛,一招掠影步躲掉了對方的招數。

忍者見自己的奪命三招都未能戰勝對方,便知道對方實力強勁,轉頭就走。

凌波漫步!

想跑,沒門!

高辰直接凌波漫步到對方身邊,并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說,誰派你來的?”高辰問。

“一擴啦伊西多!”說完,忍者便咬藥自盡!

高辰無奈地蹲下,媽蛋,太特么無語了!

竟然又自殺了!

之前,自己第一次遇見血色狼頭殺手的時候,也是這種情況。

難道他們有什么關系?

不行,小溪被污染了說明源頭活水也受到了污染!

高辰和周曉笛來到了洞穴。

源頭活水果然被污染了!

而且里面有許許多多的蟲子!

看來得去一趟百花谷了!

這里受到污染,百花谷也會有影響!

二人來到百花谷。

只見之前那么漂亮的百花谷,此時卻是狼狽不堪。

四處都是斷壁頹垣,殘花敗草。

“快......快......去......救......谷主!”這時,一個女弟子突然從草叢中串出來抱著高辰的腿,說道。

高辰連忙去尋找花谷主。

這時,一個戴著面具的人出現了。

他漂浮在半空中,哈哈大笑道:“高氏小兒,我終于吸了99個純陰之女的真氣,現在,你就等著受死吧!”

說罷,對方就使出一招元氣球!

武師真氣!高辰大喝一聲。

對方的元氣球卻朝著高辰一步一步逼近,高辰沒有想到,自己的武師真氣竟然不能阻擋!

高辰后退了十幾米。

“你是誰?”

“為什么欺負我的神醫大哥哥?”

周曉笛叉著腰憤憤地說道。

“我是誰,哈哈哈哈?!?/p>

“大膽,就憑你們幾個都市中人,也配問我們圣魔殿殿主!”一個小兵說道。

“圣魔殿殿主!”高辰一臉懵逼。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對方是武圣級別的高手!

自己肯定不是他對手!

圣魔殿殿主,可是隱世宗派中的最高存在。

“小子,忘了告訴你,四年前,是我滅了高氏家族?!笔ツУ畹钪髡f道。

“你......”高辰縱有萬般仇恨,但也不能發作。

剛剛自己受了重傷,肯定是打不過對方的。

“是我派我的狼頭先鋒去殺害你的全家?!笔ツУ畹钪麝庪U地說道。

這時,一個戴著狼頭面具殺手出現在了高辰面前。

“小子,你有本事殺了我呀,我就是殺你全家的人,哈哈哈.......”狼頭先鋒挑釁道。

“你......們為......什么要......這么......做?”高辰已經被打成了重傷,斷斷續續地說道。

“你不知道你們高家有寶物嗎?小子,你白活了二十幾年!”狼頭諷刺道。

“什么......寶......物?”

“噗,殿主,這小子居然還真不知道他們高家的使命?!?/p>

“既然這樣,你就給他說說吧?!?/p>

“小子,那我就給你講講吧?!?/p>

“200年前,我們圣魔殿也叫魔童道,這些年來,為了掩人耳目,我們依然叫圣魔殿?!?/p>

“就是怕遇到高家這樣多管閑事的人?!?/p>

“200年前,高家是云江最大的家族,掌管了云江的經濟財政大權,而且他們有108名驅魔師,專門對付江湖人士?!?/p>

“我們魔童道犯了什么錯?即使錯,也是高層的錯,你們高家卻把魔童道所有的人都趕盡殺絕!”

“魔童道上十萬信眾被你們高家當作妖魔東趕西趕!”

“最后,我們的祖先被你們高家殺光了!”

“那一夜,云江的河都被染紅了!”

“那......你們為......什么在......高家......村這......里駐扎?”

“200年前,我們的祖先也是在這個地方誕生了魔童道。

“即使有錯,也是200年前的事了,你們何苦現在還糾纏不放!欺負我的神醫大哥哥!”周曉笛打抱不平道。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你們高家祖先殺我們魔童道上萬信眾的時候,怎么沒有考慮是不是有無辜者呢?”

“現在,我要替他們報仇!”

“小子,周家村是特別的地方,這個地方的水會流向夏國的四大江,五大河?!?/p>

“到時候,整個夏國就會感染我們圣魔殿的病毒,成為行尸走肉!”

“哈哈哈哈......”

“少廢話,要殺要剮悉聽尊便?!?/p>

“那我就不客氣了?!?/p>

周曉笛死死抱住高辰,說道:“神醫大哥哥,雖然我們認識不久,但是,我周曉笛的人生,因為你而多姿多彩!”

“我周曉笛不后悔認識你!”

“如果有下輩子,你還要當我的神醫大哥哥?!?/p>

“不......我要......你當我......男......朋友......”

話音剛落,草叢中就傳來一陣哂笑。

“喲,嵐嵐,你競爭對手可真不少?!泵让日f道。

  J看\J正Wc版e+章F|節上酷匠網#C0

草叢中,萌萌,葉嵐,盧倩,楊月露突然鉆了出來。

“喲喲喲,好一個癡情種,某人那天吃我的醋,看來是吃錯了人?!睏钤侣独浜叩?。

葉嵐卻是尷尬無比,只能默默無語。

“你們都受死吧!”說罷,圣魔殿殿主使出一招肉彈飛擊。

高辰已經沒有體力,眾女也都不會自保,只有楊月露,稍微能夠自衛抵擋。

看來這次在劫難逃了!葉嵐閉著眼,準備就義了。

可惜,自己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就要這樣死了,老天真是不公!

“當我們林氏集團不存在么!”就在這時,葉佩達的聲音突然響起!

與此同時,還有上百個武師級別的高手紛紛到場。

葉嵐和高辰一臉傻乎乎地看著眾多高手。

“林氏集團破產后,他的幾百武師全部被我收買,現在,我看你拿什么對付我!”

圣魔殿殿主卻是哈哈大笑:“就憑幾百個武師,就想打敗我?”

“一年前可以,但是,現在,我吸收了99個女子的純銀之氣,練成了天嬋神功,就憑你們,我用一根手指就能掐死?!?/p>

緊接著,圣魔殿殿主便是一招推波助瀾,上百個武師便應聲倒地!

葉佩達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現在已經這么厲害!

“哈哈哈哈......”

“沒有想到吧,你只是來送死而已!”殿主嘲諷道。

所有人都因為剛剛到推波助瀾受傷。

葉嵐極力爬到高辰面前,說道:“豬蹄......子,和你......在一起,我不......后悔,只是......可惜,我......們還......沒有......”葉嵐吐著鮮血,說道。

“可惜什么?”高辰問道。

“算了?!比~嵐唉聲嘆氣道。

高辰看著所有人都倒地了,知道在劫難逃了。

回想著這些點點滴滴,卻也感到快樂。

盧倩也爬到高辰身邊,拉著高辰的手,說道:“雖然我們這次見面又是分離,但我們也能永遠在一起?!?/p>

高辰沒有想到,盧倩原來一直也在暗戀自己。

看到奄奄一息的盧倩,高辰想到了什么。

對方是陰女,只要跟她親密接觸,自己的武修就會蹭蹭蹭往上漲!

之前在游泳池那次就是這樣,自己連升兩個等級!

高辰抱著盧倩,抱得緊緊的,他感到自己體內的那顆神秘藥丸在震動了!

緊接著,他又使勁親吻對方。

這下,那神秘藥丸跳得更加厲害了!

眾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葉嵐,一臉茫然地看著高辰。

這個大豬蹄子,都死到臨頭了,不親自己,為什么跟這個小賤人親上了!

這分明不把我當老婆看。

想到這里,葉嵐卻是百般痛苦!

沒有想到,這個豬蹄子,竟然這樣對自己。

雖然大家都要死了,但是,她還是很痛苦。

這樣死去,太痛苦了!

自己喜歡的人臨死之前,親吻著另一個女人,能不痛苦嗎?

“哈哈哈哈,小子,沒有想到,你還是個情種,見到女人就這樣?!钡钪鞒爸S道。

高辰并沒有理會,繼續跟盧倩親。

眾人都傻眼了!

真辣眼睛!

這么多人!

盧倩也呆住了!

難道他一直也在暗中喜歡自己?

不然,為什么臨死的時候還這樣對自己?

親了三四分鐘,高辰猛地松開了嘴,他此時感到全身力量爆棚!

他要爆發!

爆發!

無限的力量!

現在的他,已經成功躍升到了武神級別!

比武圣都要高一級!

比武師高兩級!

萬神朝圣!高辰大喝一聲。

圣魔殿殿主用自己的真氣抵御。

但是,很可惜,還是被打出七八米!

“你......怎么一下變得這么厲害?”圣魔殿殿主驚訝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

“不過,我不想跟你解釋!”

“哈哈哈哈,小子,你以為你修為到了武神級別,我就怕你了,不要忘記,我吸了那么多女子的純陰之氣?!?/p>

說罷,圣魔殿殿主一招天女散花。

高辰一招暗影突襲。

兩個人打得風風火火,不分上下。

這時,盧倩,葉嵐,萌萌,周曉笛,楊月露幾人聯手把一股力量輸給高辰。

高辰得到眾女的力量,瞬間找到了殿主的死穴!

“嘭!”

圣魔殿殿主被高辰一招擊敗,灰飛煙滅!

眾女撲倒在高辰懷里,激動地哭著。

高辰卻一臉茫然,雙手無處安放,你們怎么可以這樣,我怎么向我老婆交代呢?

葉嵐在一旁望著高辰,陰險地笑著。

高辰看得毛骨悚然......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