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小姐,那要不今天先到這,我送你。”

錢忠笑呵呵的說道。

許云瑤也是忙的收起了手機,起身很禮貌的彎腰笑道:“錢總客氣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用麻煩錢總特地送我。”

說罷,許云瑤就拎著包包拿著正式簽約的合同,轉身離開會議室。

錢忠還是跟了出去,客客氣氣的道:“我送送你。”

沒辦法啊。

老板的女人,自己可不得照顧好。

萬一哪天許小姐知道了老板的身份,也好美言幾句啊。

離開云安集團后,許云瑤還是有些恍惚,手里捧著合同文件,滿臉的不敢置信。

一直到林安的聲音出現在耳邊,許云瑤才反應了過來。

  )M酷;匠‘f網/‘首YS發b0

“怎么樣,簽好了?”

林安從一旁陰涼的地方竄出來,笑呵呵的問道。

許云瑤抬眉,看了眼林安,忽的就抱住了他,很感激的說道:“謝謝你林安,以前我錯怪你了。”

林安也被許云瑤這突如其來的熱情給驚了一下。

但是,他心里卻是樂開了花,輕輕的拍了拍許云瑤的后背,笑道:“傻瓜,回去吧,給爺爺和許浩宇他們看看,合同是你簽下的。”

許云瑤松開林安,重重的點頭嗯了聲。

本來她以為林安會送她回去,可是后者看著她,道:“那個,你自己打車回去吧,我快遞收發室還有些事要處理一下。”

林安解釋道。

許云瑤哦了聲,說了句:“那行,你晚上早點回來,我給你買最愛的豬肘子。”

林安嗯了聲,看著許云瑤打了車離開。

不過,他并沒有去快遞收發室,而是轉身,就要邁步走進云安集團公司。

結果。

很不湊巧。

面前一陣香風撲鼻,跟著就是清甜的一聲哎喲。

一道靚麗的身影,直接被林安給撞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走的路,不長眼睛啊!”

那靚麗的身影,上身火紅色的開胸束身衣,下身就是白色的包臀裙,筆直修長的美腿,腳上踩著黑色的恨天高。

很時尚,很性感,很靚麗!

身材也很火爆,前凸后翹,蜂腰細臀。

打扮的也是深入男人的心,烈焰紅唇,別有一番風味。

林安也不是故意的,趕緊去拉對方,很抱歉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沒撞疼你吧。”

啪!

對方直接甩手打開林安的手,自己崴著腳站了起來。

飄逸的波浪卷長發,女子吃痛的扶著腰臀,恨恨的摘掉臉上寬大的墨鏡,指著林安就破口大罵:“你眼瞎啊,臭屌絲!”

結果。

兩人視線一對,壞事了。

“林安?”

女子大叫了聲,一臉的詫異之色,眼神中還帶著戲虐和嘲弄。

“王夢茹?”

林安也才反應過來。

好嘛。

許云瑤以前的閨蜜,可惜后來因為一些小事,鬧掰了。

這王夢茹,也不是省油的燈,家境一般,但是奈何有一張妖精的臉,到處勾搭男人,是寧海小有名氣的名媛。

嗯。

準確的說,靠身體上位。

“靠,我當是誰呢,沒想到是你這個窮鬼。”

王夢茹很不爽,撣了撣自己翹臀上的灰,一臉不爽。

林安也是呵呵的陪著笑臉,并沒有說什么。

以前,王夢茹就看不起自己,各種譏諷難聽的話,他都聽過,早就習慣了。

“怎么,不送快遞了,過來應聘保安的?”

王夢茹一臉譏嘲的冷笑,上下打量了眼林安,那傲嬌的姿態,顯而易見。

要說她對林安的印象,完全是因為嫉妒許云瑤,導致她各種看不上林安。

因為許云瑤是天之驕女啊,上學的時候就是校花,漂亮、有能力、交際能力又強。

王夢茹比不過她。

但是,許云瑤唯一的缺點,就是畢業后嫁給了林安這么一個窩囊廢。

這也是她最開心,每次必定都會拿林安擠兌許云瑤,找一個優越感。

“沒有,我來找錢……”

林安剛想解釋,那邊王夢茹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嗆道:“行了,趕緊滾回去吧,別在這丟人現眼,我是這家公司剛上任的市場部經理,有我在這,你就別想進這家公司了。”

額。

林安有些發懵。

王夢茹居然是云安集團的市場部經理?

在自己的公司任職……

現在,還要趕自己的大老板走?

“為什么?”林安反問了句。

王夢茹呵呵一笑,雙手環胸,滿臉得意之色,道:“為什么?因為我看不起你唄,就你這樣出了名的窩囊廢,也想來應聘云安集團的保安,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

王夢茹滿臉戲笑的神色。

最近來云安集團應聘的人何其多。

就林安這樣的垃圾,也想進?做夢!

林安眉頭一擰,說實話,他不想跟王夢茹一般見識。

所以,他說了聲抱歉,轉頭也就想走。

可是,王夢茹一看林安這態度,立馬就不悅了,上去拽著林安,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林安,你這什么態度?撞了人還想一走了之?也對,你這樣的窩囊廢,也就是這種不負責任的垃圾罷了。也不知道許云瑤怎么想的,居然嫁給了你這么一個沒出息的東西,哎,她也是活該,以前就知道炫耀,現在遭報應了吧。”

“呵呵,她上學的時候就到處勾搭男人,看來是找你做接盤俠了。’

“你這個傻帽,還樂呵樂呵的做上門女婿,哪天被戴了綠帽子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王夢茹一開口,就滿嘴跑火車,什么話都說的出來。

在她眼里,許云瑤做什么都是錯,做什么都是故意的,做什么都是針對她。

這就是女人的嫉妒心。

林安聽不下去了,臉色一沉,喝道:“夠了!許云瑤是我老婆,你要是再這樣說她,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一下子。

王夢茹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林安,跟著怒極反笑,道:“你要對我不客氣?”

林安沒說話,用陰冷的眼神表示自己的情緒。

啪!

王夢茹上去就是一巴掌,指著林安的鼻子罵道:“你這個臭傻逼,還想對我不客氣?我可是云安集團的市場部經理,論職位論地位,你有什么資格這么跟我說話?”

“怎么,做了許家的上門女婿,你還變囂張了是嗎?”

王夢茹罵罵咧咧的樣子,像極了撒潑的小野婦。

林安臉色一變,無辜挨了一巴掌,心里很是窩火。

他道:“市場部經理又怎么,信不信,我一句話就開除你!”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