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楚嵐離開大殿,楚風有些奇怪的小聲問楚青河道:“父親,為何不借此機會除掉他?”

“楚青山當了這么多年楚家家主,楚家還是有一些人站在他那邊,若是你真的出手殺他的話,反而會適得其反,何況楚嵐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天才,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廢物,留著他非但不會成為你的威脅,反而會讓楚青山更加丟臉,”楚青河小聲說道。

楚嵐回到院子,先是去了父親的屋內,查看了一下父親的情況,發現父親依然昏迷不醒,只有丫鬟青鳥在一旁悉心照料父親。

之前父親是家主,身邊總是簇擁著很多人,下人們更是爭著搶著照顧父親,如今卻只剩下青鳥一人。

看著昏迷不醒的父親,楚嵐心中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他都要想盡一切辦法讓父親好起來,母親早就不在了,他不能讓自己唯一的親人再出意外。

吩咐了青鳥幾句,楚嵐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楚嵐像往常一樣盤膝坐在床上,準備修練,這三年來一直如此,即便這三年來他都一直無法修練,可他從來沒有放棄過。

武道修練,先是煉體,身體乃武者之根本,煉體九重之后就會激發體內潛能,覺醒出武者體內靈根,根據靈根屬性修練功法,也就是所謂的覺醒境,覺醒境之上還有地元,天元等諸多境界,只是這些高深莫測的境界對現階段的楚嵐來說卻是遙不可及。

楚嵐八歲開始修練,十三歲就達到了煉體九重,成為了楚家,乃至整個盤城最年輕達到煉體九重的武者,一時間風光無二,被譽為楚家第一天才,那時候的楚風不過是跟在他身邊的跟屁蟲罷了,天賦實力都比不過他。

也是從那個時候,孫家提出與楚家聯姻,孫瑩瑩更是整日與楚嵐黏在一起,讓楚嵐指導她修煉,兩個人可謂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只是楚嵐萬萬沒想到,三年前他達到煉體九重,依照慣例在圣殿內突破覺醒,準備覺醒體內靈根時,天空中突然降下一道天雷,正好劈在了圣殿之上,這道天雷直接摧毀了圣殿,還順勢劈在楚嵐身上,傷了楚嵐的經脈和丹田,搗毀了楚嵐的靈根。

楚嵐雖然撿回一條命,但靈根也因此被毀,徹底淪為了無法修練的廢人,經脈丹田也許可以靠著一些天材地寶,靈丹妙藥來修復,可靈根被毀就徹底無緣武道。

從那之后,楚嵐在楚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原本楚家第一天才,變成了楚家的第一廢物,三年來受盡了楚家眾人的冷嘲熱諷,甚至連楚家下人都敢給他臉色。

原本兩小無猜,有著婚約的孫瑩瑩,同樣漸行漸遠,最后更是避而不見,兩年前楚風覺醒出四品靈根,被譽為盤城第一天才,楚家未來的希望之后,孫瑩瑩就徹底跟楚風廝混在了一起。

楚嵐只恨自己太傻,沒有看清楚孫瑩瑩的丑惡嘴臉,竟然會心軟的以為孫瑩瑩真的是外出打獵受了傷,幾句好話就將自己手中的血龍石珠借給了她,如今看來自己實在是太天真。

只是世人都不知道,那道天雷雖然傷了他的經脈和丹田,摧毀了他的靈根,但也讓楚嵐的丹田多出一樣東西,楚嵐的丹田內有著一個紫色圓球,自從出現在楚嵐丹田內就毫無反應,這么多年過去,不管楚嵐用什么方法都無法調動這個圓球。

而楚嵐所服下的那些有助于恢復傷勢的靈丹妙藥,統統都被這顆紫色圓球所吸收,就連血龍石珠內的能量同樣如此,這也是為何楚嵐身上的傷勢三年未愈。

楚嵐心中也不急,這種事情著急也沒有用,既然這顆珠子需要精純的能量喂養,那楚嵐就隨他的愿,三年來楚嵐吃了很多靈丹妙藥,為的就是將這顆靈珠徹底喂飽。

這一次楚嵐要在嘗試一次溝通這顆靈珠,這也是他唯一的希望。

正在楚嵐聚精會神的研究溝通這顆紫色珠子的時候,楚嵐只感覺到自己眼前一黑,緊接著就出現在了一個奇怪的空間中,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電閃雷鳴,一道道紫色閃電劃破虛空,聲勢驚人,整個人置身在一片雷池之中,只是這些滾滾天雷并沒有劈在楚嵐身上,仿佛有意識一般,避開了楚嵐。

而在這雷池的最中央,天雷最密集之處,一座血紅色的寶塔屹立其中,任憑天雷如何劈下,都無法傷到這寶塔分毫。

楚嵐此時內心震撼無比,眼前這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看著四周不斷閃爍的雷霆,尤其是那座血紅色寶塔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那股令人顫栗的恐怖氣息,讓楚嵐心悸。

寶塔一共有九層,寶塔的四周還拉著四條柱子般粗,由雷霆之力所形成的鎖鏈,鎖鏈一端纏繞捆綁在寶塔身上,另一端卻延伸到無盡虛無之中,看不到盡頭,仿佛上天降下的天道鎖鏈。

寶塔之上篆刻著無數金色的神秘符文,甚至一些符文還在蠕動,像是一只只洪荒猛獸要掙脫寶塔的束縛,可是卻被雷霆鎖鏈牢牢鎖在寶塔之上,無法掙脫。

寶塔入口處,上方寫著四個大字,‘修羅鎮獄’。

  看XB正Aq版y章節Op上(酷匠g網0

此時的楚嵐已經徹底的被眼前這一切震撼得呆住了,看著面前古老而又厚重的金屬大門,楚嵐卻有些猶豫了,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這里面可能有著很大的機遇,也有可能有著很大的危險。

楚嵐最終還是忍不住向著大門走了過去,來都來了,若是不推門進去看看,楚嵐死都不甘心。

進門之后,放眼望去,不知道是何生物的尸骨遺骸堆積如山,楚嵐徹底被眼前這一幕給震撼到了。

楚嵐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觸碰一下面前如山岳一般巨大的異獸尸骨,手指剛剛觸碰到骨頭,骨頭卻仿佛流沙一般風化消失。

“你終于進來了。”

正在楚嵐震驚于眼前這一幕的時候,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

楚嵐聞言頓時大吃一驚,連忙向著四周看過去,強裝鎮定的問道:“誰?誰在說話?”

一道紫色身影突兀出現在楚嵐的面前,男子神情孤傲,不怒自威,男子看向楚嵐,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自顧自的說道:“你小子很幸運,竟然被修羅鎮獄塔選中。”

男子打量著楚嵐,緊接著皺起眉頭說道:“丹田經脈受損嚴重,靈根被毀,你這副身體還真是千瘡百孔啊。”

楚嵐聞言神色黯然。

“你想重新修練?”男子問道

“當然,做夢都想!”楚嵐聞言連忙點頭。

“我倒是有個方法可不用靈根便可修練,”男子沉思了片刻說道。

“我這功法與其他功法不同,難度很大,修練起來生不如死,甚至有死的可能,一旦修練此法,不可轉變,只能一直修練下去,你可要想好了,”男子告誡道。

“不用想,與其當一個被人欺辱的廢物,不如拼一次,”楚嵐堅定的說道。

“很好,”男子聞言點了點頭,緊接著又說道:“不過你的身體現在太過孱弱,若是現在修練我的功法,必死無疑。”

“當務之急是先恢復你的身體傷勢,這也算是你進入此塔第一層的獎勵,”男子說話間伸出手在楚嵐眉心一點。

楚嵐腦海中憑空多出了兩段文字記憶,仿佛他天生就會,一段為煉體法決《天雷鍛體術》,一段為練氣功法《修羅戰魂訣》。

楚嵐一臉震驚的看著男子,他沒想到男子竟然一下子傳授自己兩種功法,唯一讓楚嵐無奈的是,這兩部功法竟然全部都是殘篇。

楚嵐有些好奇的問道:“這兩部功法品級如何?”

符文大陸,功法和武技共分天地玄黃四品,每個品級又分高中低三階。

功法乃是武者修練之根本,沒有功法無法吸納天地靈氣入體,所以功法是重中之重,只是功法十分珍貴稀少,市面上流通的黃級低階功法都價格不菲,更不要說是高階功法。

即便是作為盤城世家的楚家,最好的也只是一部黃級高階功法,還只有家主才有資格修練。

“品級?”

男子輕蔑一笑,沒有回答楚嵐的問題,只是繼續說道:“雖然都只是殘篇,但這《天雷鍛體術》對現在的你來說再適合不過,等你恢復了傷勢,重新恢復到煉體九重境界,達到先天雷靈之體的時候,你才可以修練《修羅戰魂訣》,切記。”

“好了,該說的我都跟你說了,你現在就可以去修練了,我用這雷源珠最后助你一臂之力,”男子說話間一揮手。

楚嵐眼前再一次一黑,等到他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內。

“既然修羅鎮獄塔已經找到主人,這雷源珠也就無用了,”男子嘆了口氣。

男子話音剛落,坐在床上的楚嵐只感覺到丹田內一陣悸動,緊接著就看到丹田內的雷源珠上布滿了裂縫,緊接著寸寸開裂,一道道精純的雷霆之力從雷源珠內涌出。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