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這么生氣嘛!你看,咱們倆,從見面到認識,兩天都不到。我要是提前告訴你了吧,你又會覺得我夸大。就算見到這些實景,就算覺得我的描述遜色不少,你這樣沒有前世記憶的毛頭小子,難免不會按捺著內心的激動,裝作平靜的就像看到倒映在河流中的陽光一樣的”

對北功這一長串的話,望緲,想不出反駁的話語。

因為北功說出來的,很可能就是他會做出來的反應。

“好了,快看下面吧,闖軍要開始了”

北功催促著望緲看向下面。

盡管知道說中了望緲可能的反應而沒有緊緊追問的原因,是因為北功還是認識到,對望緲隱瞞學院的相關常識,他想看望緲這種不懂就問的興趣,還是占了大頭的。

8

實戰空間內,賈吉,易水,炳火,丁圖四個人,都望向了兩千米外的萬人軍陣。

將遠望的視線撤回后,四個人互相點了點頭。

下一瞬間,就炳火最前,易水左后,丁圖右后,賈吉在比易水、丁圖更后面的正后,以這樣的傘狀陣形向著軍陣方向突進。

四人小隊極速的拉短著與軍陣的距離,一千九百米、一千五百米、一千米、五百米。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四人小隊與萬人軍陣的距離,已經不到五百米了。

而擋在他們面前的軍陣,仍然是巋然不動的態勢。

“這樣沒問題嗎?”

看著不打算沖鋒過去的萬人軍陣,望緲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只個四人小隊的話,就算本陣不動,也可以派出個兩三千人碾壓過去的吧?

“反正他們都必須要闖過去,以逸待勞,不是更好的對策嗎?”

北功笑著看了看望緲,說出了另一種對策

“又不是兩軍對壘,沒必要用萬馬奔騰的氣勢給自己壯膽。而且,這場試煉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鍛煉學員闖軍陣的能力,當然是越完整的軍陣效果越好”

解釋了望緲的疑惑后,北功就轉目朝向了沖刺著的四人小隊。

在距離軍陣的第一排還有五十米的時候,四人小隊的方向,突然傳出了鳥一般的嘶鳴聲。

發聲源是最前面的炳火。

與響起的鳥鳴幾乎同時,他的身上發出了勢頭猛烈的火焰,覆蓋了其他三人在內的幾十米范圍。

“又是火鳥展翅啊”

“嘛嘛,這也是他們進攻的慣常陣型了,該習慣了吧”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看著他們一如往常的模式,真是提不起勁來呢”

“我也是誒”

不用轉頭,望緲就知道說這些話的,還是之前那些,一直在自己的感嘆中,抒發著瞧不起現下闖陣四人的同位階者。

沒有刻意讓自己不聽這些學長們的閑談,望緲看向了北功。

就只見到他聳了聳肩,嘴唇張了張,說出了“無視就好”的口型。

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望緲能夠讀懂唇語,而是北功使用了風系萌力,操控附近的氣流,只讓聲音,傳向了望緲的方向而已。

幾千人的賽場,總會有著只因為比別人多看了幾場,就自以為比別人更能透徹賽局的人,以及一些沒有上場者,仗著從未出場,從而對出場多次卻都輸了的人,說著自己比他們高明的話。

這兩種人,尤其是后一種,往往會影響觀眾們的心情。

看到連自我優越感極強的北功都懶得理睬他們后,望緲就也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再度讓注意力集中在了即將交鋒的兩個陣營。

地面上,炳火、易水、丁圖、賈吉四人,在火焰的包裹下,像一個燃燒著的巨鳥,疾速的拉近著與第一排士兵的距離。

而在四人行走過的地面,除了變得焦灼的地面外,還有四雙大小不一,但是都有小拇指深的腳印。

“他們配合的不錯嘛”

望緲直率的表達出了對場內四人的褒獎。

“從剛才的談話你就該聽出來的,他們不是第一次出陣的菜鳥嘛”

對望緲的夸獎,北功毫不遲疑的貶損著他的同時,也承認了望緲的直感正確。

水、土、風、火、冰、雷、木、光、暗九種屬性,人人都能修煉而往往只修煉一種屬性的原因,是因為同時修煉九種屬性太浪費時間,而融合不同屬性的萌力也太過耗費精力的緣故。

  更新#Z最Dq快}H上酷#c匠網[email protected]

但是,人們大多只修煉一種屬性,并不表示這些人就不能夠兼容其他屬性的萌力,尤其是熟悉、同伴們的萌力了。

雖然不能像兼修屬性那樣不論何時、何處、何人,都能夠兼容甚至使用不同屬性的萌力,但是,只是將自身的萌力調整為適應同伴們不同屬性的萌力的話,只要熟練配合,還是做得到的。

“炳火,你的溫度是不是太低了,連我的汗都燒不干哦”

置身在火鳥左翼的易水,笑著露出了潔白的牙齒。

說著抱怨話的他,因為臉上沒有一滴汗水,所以并沒有伸手去擦。

“易水”

炳火沒有回頭看向易水,而是壓著嗓子、語調沉重的叫了同伴的名字。

“怎么了?”

聽到炳火嘶啞的聲音,負責左邊敵人的易水將頭轉向右前的炳火,有些擔心的問。

“你丫的這點距離都出汗了的話,豈不是比上次更弱了嗎?這種情報瞞著你是想怎么樣???”

炳火回頭沖著易水,夾雜了火系萌力地大喊了出來。

因為置身在火焰下,又有火系萌力助威,炳火發出的聲音,帶動火熱的空氣,吹了易水一個灰頭土臉。

“可惡,被擺了一道”

這樣發表著自己不滿的同時,易水用水系萌力逼迫臉上滲出了汗水,然后用左手在臉上撫摸,將臟灰洗去。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好好的注意前面吧”

看到炳火和易水的互動,身為小隊隊長的賈吉,只是含笑的提醒了他們。

“哈哈,說的也是”

一邊這樣回答,易水一邊把注意力,轉回自己負責的方位。

而同樣被說到的炳火則是,

“火蛇疾舞”

在這樣大聲喊出的瞬間,他右手中的劍就覆蓋上了寸厚的火焰。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