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王大伯歇斯底里地喊著讓王馨悅離開,但此時的王馨悅,又怎么可能邁得開步子?

當見到自己的父親,很快被羅成志的人摁倒在地上一頓爆踢的時候,王馨悅根本不顧自己的性命之憂,激動地沖向了王大伯,一把抱住王大伯,想要用自己的身體,去抗衡一陣拳打腳踢。

見自己想上的妞沖了進來,羅成志連忙揮揮手,激動道:“住手住手!誰敢動老子的女人一根汗毛,老子廢了他!”

隨著羅成志一聲厲喝,他的手下連忙停了下來。

自從王大伯的妻子在王馨悅只有五歲的時候去世之后,王大伯便從燒烤攤開始,和自己的女兒相依為命,這才終于辛辛苦苦把女兒培養成才,考進了夢寐以求的醫科大學。

然而,誰會想到,以為可以苦盡甘來的時候,卻遭遇了這樣的一場橫禍。

王大伯痛苦地抱著王馨悅,痛哭流涕道:“馨悅,你回來干什么??!跑??!趕緊跑??!”

“爸,我不走!就算要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王馨悅緊緊地抱著王大伯,哭得梨花帶雨。

面對如此感人的一場父女戲,羅成志忍不住拍了拍手,說道:“嘖嘖嘖,這父女之間的感情是真的深??!只是,老王,我真想不通啊,把你的女兒嫁給老子,委屈你了嗎?你知不知道,十里門管轄的這個片區,有多少女的,想嫁給老子,老子還看不上呢!”

這時,王大伯發現,自己邊上不遠處,有一把西瓜刀,放在水果籃里面。

這一刻,王大伯的眼,猩紅了。

為了自己的女兒,他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為了確保自己能夠成功殺了羅成志,王大伯擦了擦自己的淚水,然后看著王馨悅,說道:“女兒,你愿意嫁給羅老大嗎?”

王馨悅自然不會想到王大伯會這么說,一臉不可思議地盯著王大伯,說道:“爸,你是要把我嫁給他嗎?”

但隨后,想到只有嫁給羅成志,今天的危機才能度過去,王馨悅流著淚,又點了點頭,說道:“爸,你放心吧,我一切都聽你的?!?/p>

“好,真是爸的乖女兒?!蓖醮蟛鲋踯皭傉玖似饋?,而后看似朝羅成志走去,其實是為了進一步接近那把,可以刺進羅成志胸膛的水果刀。

終于,當王大伯預判自己可以順利拿起水果刀,給羅成志來致命一擊的時候,王大伯再也不猶豫了,抓起水果刀后,便朝著羅成志的胸口,狠狠地刺了過去。

 ?。嚎酇s匠g{網J唯p一({正@版`,,其a(他%都!y是盜#,版n0j/

可惜,羅成志早有準備,再加上王大伯的身手,根本不可能對羅成志造成任何威脅,輕松扣住王大伯的手腕后,直接將水果刀調轉方向,刺進了王大伯自己的胸口。

頓時,現場一片寂靜。

就連王馨悅,一時間都忘記了尖叫,忘記了哭泣,只覺得眼前不是現實,只是一場夢。

一場可怕的夢!

直到滾燙的鮮血,從王大伯的胸口緩緩流出,王馨悅才回過神來,想要竭嘶底里地哭,但是當一個人到了極致的恐懼時,卻根本哭不出聲音來了。

羅成志一把將水果刀拔出,還狠狠地一腳踢在了王大伯的臉上,罵道:“這就叫敬酒不吃吃罰酒,老王,安心去吧,你女兒,我幫你好好照顧?!?/p>

說完,羅老大揮揮手,他的幾個小弟,立刻將王馨悅抓住后,塞進了黑色的面包車里面。

王大伯倒在地上,絕望地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帶走,他卯足了勁想要從地上爬起來,但是四肢已然不受控制,眼前的景象,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模糊。

“不能死!不能死!”

王大伯依靠信念,努力地讓自己清醒,腦海中,想起了上一次,秦凡和柳忻彤,在店里教訓牛哥的畫面。

或許,他們能救自己的女兒。

王大伯全身顫抖著拿出手機,顫顫巍巍地打通了柳忻彤的電話。

……

“你是說,其實你就是那個溪爺?故意玩那個小美女的?”當秦凡把真相告訴柳忻彤之后,柳忻彤忍俊不禁。

不得不說,這讓柳忻彤越來越覺得,秦凡一點不變,還是跟小時候一樣,鬼點子巨多,還特別愛耍人。

秦凡也偷笑著說道:“是啊,關鍵是那丫頭到現在還被我蒙在鼓里。其實本來,我早就想把事實告訴她了,誰讓她三番五次在我面前嘚瑟溪爺對她有多么好,所以我就想看看,如果被她知道,溪爺就是我的時候,會是什么反應?!?/p>

“小凡,你太壞了!但是我好喜歡!”柳忻彤捂嘴笑道,然后戳了戳秦凡手臂,說道:“那你還不趕緊去,你看看她,一直在東張西望,說明等得已經很著急了?!?/p>

“哎喲,急什么,再晾她一會,等她實在受不了的時候,我再過去?!鼻胤埠攘丝陲嬃?,很是無所謂地說道。

這時,柳忻彤的電話響了起來,隨后當看到是王大伯的時候,柳忻彤微微一皺眉,好奇地對秦凡說道:“王大伯怎么想到給我打電話了?從認識他到現在,王大伯可都不曾給我打過電話?!?/p>

“可能有什么要事,你接唄?!鼻胤膊患偎妓鞯卣f道。

于是,柳忻彤接起電話,只是一接通,王大伯便虛弱且帶著哭腔,激動地喊道:“忻彤,救救馨悅,一定要救救馨悅!”

說完,王大伯終于支撐不住,直接暈死了過去。

“王大伯?王大伯!”

呼喊了幾聲都沒聽到王大伯的回應,柳忻彤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小凡,王大伯的女兒可能出事了!走,趕緊去王大伯店里!”說完,柳忻彤一把拉起秦凡。

得知王大伯家里出事,秦凡也毫不猶豫起身,跟著柳忻彤,以最快的速度,朝著王大伯的店,趕了過去。

林珊珊的事,則全然拋在了腦后。

這時,林珊珊回頭,當發現秦凡已經不在的時候,內心的那股憤怒變得更加旺盛了,終于徹底失去耐心,起身準備回家。

就在這時,彭陽洲,一臉微笑地,出現在了林珊珊的面前。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瘋子語說:   兄弟們,推薦票都是免費的,如果喜歡的話,希望可以把推薦票投給子語,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