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難道你真的要嫁入君家,嫁給那個廢物?”在古家的修煉場,古月寧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古月靜,目中是濃濃的不解和疑惑。

想起那個可惡的廢物,古月寧就氣的牙癢癢,當初她的父親極力主張要與君家和親,她以為會是君家年青一代的天才高手,于是歡天喜地的前往,誰知道竟然是名揚清風城的廢物君千里,而更可恨的是,君千里竟然當著眾人的面,直言她長得丑,自己沒看上。

古月寧當場爆發,如果對方是一名天才,說看不上她,情有可原,但是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竟然這么說,讓她瞬間暴走,如果不是君戰在最后時刻出手,君千里就要當場流血五步了。

她本以為父親會在自己受辱之后放棄與君家的和親,畢竟古家只剩下古月靜了,而古月靜是君千里一輩子都不能望其項背的存在,是古家真正的王牌和希望。

但是古宇軒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同意了,而且是“嫁”不是“入贅”!

這在百年來尚屬首次,畢竟古家的家規是“女不嫁人,子不掌家”;“父命難違,而且這畢竟是外公當初和君家定的婚事,雖然他已經不在了,但是我們還是要尊重他的遺愿,不能讓外公死不瞑目啊!”古月靜波瀾不驚的答道。

“妹妹,你是真的不知道你要嫁的是什么人嗎?他是個廢物啊,清風城誰人不知誰人不曉的廢物君千里啊!你如果嫁給他,你一輩子就毀了!”看著古月靜那淡然的樣子,古月寧心中一陣抓狂。

“對方是誰對我來說并不重要,我與他成親也不過是為了圓外公的遺愿,能讓我在今后的修煉一途,少一份牽掛,少一個執念,對于我的突破或許有幫助!”古月靜目光深邃的望著前方,對于古月寧那焦急與驚詫的神色視而不見。

“好,既然你堅持要嫁,那我去找父親收回成命,我不信他甘愿讓自己的女兒往火坑里跳!”古月寧一跺腳轉身離去,她始終想不明白,古宇軒為什么會答應君家如此離譜的要求,甚至不惜打破古家千年來的家規。

當然,她同樣無功而返,畢竟古宇軒已經和君戰達成共識,怎能讓他貿然反悔。

。。。。。。

“姐姐,好姐姐,親姐姐,千華姐姐,你就放了我吧,我真的不能和那個什么靜成婚,我還年輕,我還想多活幾年!”君家后院、君千里隔著房門不斷的哀求著。

“吆,你不向來天不怕地不怕嗎?現在怎么這么慫了?”君千華背靠門外的柱子,一臉的幸災樂禍。

“哎喲,我的親姐姐,古月靜可是清風城人人敬仰與喜愛的傲世蓮花,而我只不過別人看都懶得看一眼的牛糞啊,如果我倆真的成親了,那豈不是將整個清風城的年輕一代罵了一個遍嘛?這不是拿著鞭子抽在他們臉上,還叫囂著,‘看到沒,你們連牛糞都不如?’那個時候我可真的是人神共憤了,估計君家的大門還沒踏出呢,我就被人用唾沫淹死了!”君千里一臉惆悵的看著窗外,心中竟然有了一絲莫名的興奮,似乎別人越是憋屈,他就越開心。

“你這是看熱鬧不嫌事大是吧,你知道現在想你死的人有多少不?數都數不過來!你還想出君家大門呢,我估計你連這個房門都跨不出就要見閻王爺了!”君千華調侃的開口,她可是知道古月靜的魅力,喜歡她的人能從城東排到城西,曾經有多少天才高手甘愿放棄家族的地位,入贅古家,都被她拒絕了,真沒想到現在這朵傲世鮮花,竟然甘愿插在一坨牛糞上,這會讓多少人傷心的失去理智啊。

“千里少爺,該吃飯了!”在兩人侃的熱火朝天的時候,一道飯菜特有的香氣撲鼻而來,瞬間讓君千里咽了下口水。

  /酷JR匠網N唯#一正J;版u,R)其v|他都{是盜/版`0*

說了這么長時間,還真有點餓了。

“好好吃飯,別想著逃跑,不然可別怪姐姐翻臉不認人!”君千華打開房門,毫不客氣的開口,她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保證在成親之前,君千里不踏出這個房門。

就連吃飯都是做好了直接送來,可見君戰是多么的重視這次婚事。

“切,我只是個...普通人,你可是...武道九重天啊,一百個...我也不夠...你揍的,我...還...不如在...這好吃...好喝呢,”君千里狼吞虎咽的吃著,嘴里含糊不清。

很快面前的飯菜便被一掃而空,君千里伸了伸懶腰,愜意的開口“酒足飯飽,正好睡覺!”。

但他剛剛站起,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渾身無力,兩眼一黑便狠狠的栽倒在了地上。

“這么大個人了,走路還能摔倒!”聽到屋里的“哐當”聲,君千華略有鄙視的開口。

但是過了良久,竟然破天荒的沒有聽到君千里的反駁,她隱隱覺得不對勁!

君千華瞬間站起,腳步用力一踏,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剎那到了門前,也顧不得開鎖,直接一掌拍出,房門應聲而碎,露出了房門后面,癱倒在地的君千里。

“千里!”看到君千里那不似假裝的樣子,君千華心中猛地一沉,連忙將他扶起。

但是用手一探,他的呼吸若有若無,就連心跳也幾乎停止。

“不好!快去找戰長老!”君千華大聲的吩咐到,右手同時抵在了君千里的胸口,靈力洶涌而上,想要護住他的心脈。

但是就在那靈力將要把君千里的心脈包裹之時,他的心跳竟然毫無征兆的完全停止了,心跳停止意味著血液也要停止流動,而隨著血液的停滯,君千華感覺君千里的身體快速的冷卻了下去。

“不!”君千華只覺得心中一陣刺痛,似乎失去了極為重要的東西,淚水更是決堤般奔涌而下。

“千里!”一道憤怒而急促的聲音,如同悶雷般炸響在整個君家,而所有人只感覺一陣狂風從前廳刮向了后院。

幾乎是剎那,君戰便跨越了整個君家,出現在了君千里的門前。

“我去請歐陽神醫!”看著那生機消散的君千里,君戰的目光瞬間通紅,此時的他顧不得去追查兇手,瞬間又消失在了原地。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