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省龍頭腳步刻意的緩慢,一直就盡力躲在最后面,此刻更似是察覺到一點狀況一般,緩緩抬頭。

他隔著人群,遙望了半天,算是看著愣在前面,一動不動的壯漢,雖然前方都是人,以至于他完全看不清門更外面的景象,卻也是不禁一笑。

“讓你們不出去,結果卻偏要出去,這下知道了吧?!?/p>

他語氣之中帶著一絲諷刺的喃喃自語,聲音小的幾近默念,若不貼耳難以聽見,而他臉上更是掛上一絲嘲諷與得意的笑容,不過這種感覺一閃而逝,緊接著就被他換上了無可奈何的嘆息般苦笑。

接連又是幾個大漢擠著前面一動不動,站在門中間的壯漢,把他擠到一旁后,才是硬生生的擠出門外。

然后擠出去的幾人低著頭,還正準備理理褶皺的衣服袖子,卻只是無意間一抬頭,手上的動作一凝,仿佛時間靜止了一般,整個人呆愣在那里。

項瓊就那么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一個又一個出來的眾人。

而每一個出來的人,都無一例外的愣在那里,一言不發,表情難以言喻,現場沉默的有些詭異。

他們都不是傻子,聯合起事情的來龍去脈,每個人都有意無意的針對名省龍頭綻放著殺意。

項瓊卻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的詭異,仿佛完全無視了這里的近乎空間靜止一般都氣氛,就那么淡淡的看著眾人。

隨著一個又一個人出來,卻又越發詭異寂靜的氣氛。

他手里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劍。

隨著這把劍被注意到,空氣更是近乎凝固了。

他們沒有一句話的交錯,但卻都已明白了項瓊的意思。

隨后,一聲瘋狂的大吼打破了這近乎凝固的氣氛。

“名省老光頭,你害老子!”

率先出來的壯漢吼出聲,但卻依舊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項瓊就站在那里,他并沒有放出任何一絲殺氣或者說煞氣,但在莫名的壓力下,他們已經幾乎崩潰,特別是這種氣氛凝固寂靜到如同時空靜止的情況下,他們的壓力是成倍的,甚至,如山如海的。

知道這一句大吼似乎吼出所有人的心聲,讓他們的壓力緩解了九牛一毛,但接下來,卻依舊是空間停止般的寂靜與沉默,以及這種氣氛下更大的壓力。

冷汗,不由自主的在他們額頭滴下,完全沒有經過他們的允許。

  酷匠網K~永},久免#l費X$看小說u0,

過了許久,許久,項瓊發聲。

“聽說,是你們做的?”

項瓊仿佛是隨意的問出這句話,但如果仔細聽,還是可以聽出一絲沉重的殺意,以及,掩藏的極深的嘶啞。

如果是,那么就是眼前這么一群人,把他逼得不得不讓身邊的人全部離開,當初差點讓他身邊的人無一活口的罪魁禍首!

如果當初他沒有那么及時與果斷,身邊的人也真的都被殺了,在那種極致的悲傷與親離的茫然與絕望下,稍微有點武功的人,都可以親手殺了他。

所以,如果是。

那么,他要他們,直接,無一活口。

此刻沒有人發聲。

項瓊靜靜的看著他們,每個人在他的目光下,都低下了頭,完全不敢對視。

項瓊沒有多說,緩緩坐下,目光如同劍一般,刺在在場這些人的身上,甚至有些心理素質不夠的人,已經面若篩糠,渾身有些顫抖,卻依舊沒有出聲。

人群最后面,名省龍頭心底泛起一絲焦急。

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樣?這些家伙應該上去拼命啊,然后在混亂中,他逃得一線生機才對!

現場怎么會是這樣?

他心底瘋狂的想著,瞥向周圍人的余光里,也帶上了一絲絕望和認命的光芒。

隨著項瓊淡淡的目光,似乎有人承受不住那莫名的壓力,忍不住發聲打破了沉默:“是,和不是,有區別嗎?既然你都找到這來了,應該什么都知道了,今天我們總之是免不了一死了?!?/p>

項瓊看向他,他卻針鋒相對的直視,似乎這段話給予了他底氣。

但許久,他對著項瓊淡淡的目光,有些躲閃起來,不愿再去直視相對。

又過了一會,他斷斷續續,磕磕絆絆的說道:“我,我坦白,那件事是……是我們十七個幫派聯……聯合起來做的?!?/p>

他在那如淵如海的壓力下,又用之前那個理由說服了自己,既然始終免不了一死,那繼續隱瞞又有什么用呢?

項瓊笑了,淡淡的目光收回,他閉上了眼睛。

在場眾人都奇怪的松了口氣,雖然,那莫名的壓力依舊在。

如同時間凝滯般的氣氛,也由此緩解了一二分。

但寂靜的時間一場,氣氛又開始回到那種讓人心里不由自主的打鼓的狀態。

但縱然是項瓊此刻閉目養神,也沒有人敢嘗試著偷偷離開,他們可了解這位沒有羈絆時候的恐怖。

一個人,覆滅了金三角的三爺,一個人,屠殺過上萬人,一個人,幾次獨坐門前單人獨擋整個殺手界,簡直越了解,他們越不敢直面相對,現在直面相對了,更是不敢反抗。

過了許久,似乎是閉目養神足夠,項瓊睜眼。

“人到齊了?”

隨后,說出了第二句話。

這句話語氣很平淡,平淡到如同一聲普通的問候,一個無意間脫口的詢問,仿佛沒有任何的殺意,也就仿佛不是來殺人的。

依舊沒有人發聲,這一次,所有人都只是沉默,沒有人給他回答,也或者可以說,沒有人敢給他以回答。

三息,似乎是一個項瓊給他們的分界線,這句話問出后的三息,項瓊突然綻放出殺氣,洶涌澎湃到如同海嘯山崩一般的,殺氣。

與此同時,項瓊心底的憤怒也傾瀉而出。

在場眾人仿佛見到了一片血色的戰場,橫尸遍野,滿天血紅。

“到齊了就好?!?/p>

同時,隨著殺氣而來的,是一句吼出的聲音,以及一抹仿佛從血紅色殺氣中綻放的光芒,這道光芒,如同白虹貫日,又似劍掠長空,撕裂了血色,斬出。

名省龍頭至死都想不到,原來項瓊比他想象中的強大太多。

僅僅一劍,卻不是凡人的一劍,卻不是武道的一劍。

簡直是如同仙人的一劍。

一劍浩蕩,斬碎了這個地底安全點,那扇巨大的鐵門在劍氣風暴中被撕裂成渣子,地底所有的人都永埋與此。

項瓊緩緩從廢墟中走出,動靜巨大,但在這荒山野嶺之中卻沒有人注意到。

他遙望遠空,眼神飄遠。

“就算是沒到齊也沒關系,反正,不會有人幸免的?!?/p>

項瓊喃喃,驀的縱身飛去,在夜空中如同一抹流星劃過長空。

他言語之間,帶著一絲自負的張狂。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