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望鄉轉過腦袋,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王家的手這么長,都伸到閩南來了,不累么?”

王令齊說道:“不是我們家的手長,是王家的手一直都在嶺南,只不過最近二三十年沒有和您握過而已,所以您以為我們不在了,但是你不能不承認的是,從秦嶺以南,我們想在哪里就能在哪里,不是么?”

常望鄉沉默不語,這個王家的小青年說的話有點大,可還真是事實,閩南的風水市場雖然很少見到王家子弟的身影,可他們確實一直都在的。

王令齊接著說道:“你也應該品過,有的生意找上了您,哪怕是我們知曉了也從沒有截胡過,是不?家里也沒想著要把所有的肉都放在自己的盤子里,什么三個和尚挑水喝這種事我們也不在乎,特別最近二十年我叔掌舵以來,對南邊的市場更是采取百花齊放的態度了,從沒有刻意的打壓過誰,不是么?”

常望鄉皺了皺眉,指了指前面攔著的兩臺車,說道:“那你這是什么意思?”

“呵呵……”王令齊揉了揉腦袋,說道:“你看,我們一直都在給常師傅的面子,那請您也給我們一次行么?去泰安的航班,您就退了吧,機票的損失算我們的?!?/p>

常望鄉說道:“我已經答應了人家?!?/p>

王令齊兩手一攤,很無趣的說道:“白紙黑字也沒寫啊,這年頭各種條約各種合同撕毀的情況有都是,你就拿老美來說吧,國際上那么多的大事人家說不認就不認,那能怎么的?何況,您這也就是口頭約定,回頭說一句哎呀不好意思我忘了,那不就過去了?他們也不至于來起訴你吧”

常望鄉擰著眉頭說道:“如果我不愿意,你是不是往下就得要威脅我了?”

王令齊笑了,很平淡的說道:“常師傅,真不至于這么干,咱家丟不起這人啊,我過來攔下您就是想說,您把車調頭回去了改天我來找您喝茶,那您要是還想去泰安呢,也隨便您愿意,我們肯定不攔著,更不會威脅你什么,不過有個事我想常師傅肯定清楚,那個墳地風水局已經被破了,您過去就算再給修復過來,不出幾天還會再破,所以,我就想問你一句話……不怕名聲被砸了?”

王令齊說完,就直起腰朝著常望鄉拱了拱手,就云淡風輕的轉過身子回到了車上,一腳油門就離去了。

奔馳停在路邊,常望鄉也沒有吭聲,明顯是在思量著什么,司機等了一會就忍不住的問道:“常師傅,我們這?”

“回去吧,有人打電話找我,就說手上有活抽不開身”常望鄉閉著眼睛嘆了口氣。

常望鄉絕對不會說是怕了嶺南的那個風水世家,但你要是給他個膽子硬著頭皮去得罪的話,那也真犯不上,他完全沒有必要因為遠隔千里的泰山的韓村,去得罪和閩南挨著的嶺南那邊,這利益完全不對等。

而且,常望鄉也敢肯定,王玄真等人不會明面上去對他做什么采取封鎖的態度,但以后王玄真絕對會一聲令下,讓王家子弟進入閩南的風水市場,從此以后他想再吃飯,那就得是用撿的了,撿人家王家不要的邊角料。

常望鄉這一放了鴿子,中午韓村去泰安機場的車沒有接到人,就知道出問題了,韓家的管事臉色很陰沉,幾次拿起手機想要打給常望鄉質問,都被韓江給攔了下來說不用了,人既然沒過來,你現在就是去八抬大轎都不管用了,他只說再等等看吧,下午還有兩個人答應來泰山的。

但是,韓江也知道,來人的可能性應該是不大了。

果然,這天晚上,曾經聯系好的三個風水大師,全都沒有任何音訊的跑空了。

韓江就意識到,在墳地風水這一塊,他們韓村已經徹底被封殺了,沒有人敢接他們的生意了,因為沒有哪個風水師會冒著得罪王楊兩家的危險,來跑一趟泰山。

  酷匠q網S唯g=一正版f,"其Zq他都!是盜…版*0#

韓家在初秋的時候,忽然之間被蒙上了一場寒霜,一場墳地風水的改變,將他們漸漸的推向了懸崖邊。

但這不過是個誘因而已,絕對不會讓韓家的車輪在走到懸崖邊上后一下子就從上面掉落下去,但是誘因有了后主導的因素再出現,那距離萬丈深淵也不過就是咫尺的距離了。

比如,韓海去京城遭遇就遭遇了滑鐵盧。

來京城的第一天,韓海曾經的老上級在療養院跟他見了面,也喝了茶,吃了飯,吃飯時還小喝了一口,聊天時的興趣也不錯,但韓海的內心里卻始終都在往下沉,因為老上級絕口不提這次的風聲,就沒有點撥他什么,也沒有教育他哪里,完全當成了他來就只是吃一頓便飯而已,然后吃飯該干嘛就干嘛去吧。

晚上五點左右,韓海從療養院里出來,臨出門前老領導終于算是說了一句靠近正題的話,但也就一句而已。

“小韓啊,你心太大了……”

韓海站在門口,頭也沒回的捏著拳頭說道:“心不想大的人,您以前能看得上么?”

老人家愣了愣,等韓海走了,他才深以為然的點了頭,當初他確實看上了韓海的心大,也就是所謂的野心,在他們這個圈子里,你要是沒有野心就只能是個七品的芝麻官,唯獨心大一些,舞臺才會更大。

韓海從這里出來后,讓辦事處的人拉著他又聯系了下另外幾個目標人物,有的是能幫他說說話,有的是能夠伸一把手。

但約的這些人,最后的結果卻幾乎都已經在韓海的心里了,不是沒在京城的就是有約,也就兩三個人最后肯見他的,但話題從來沒有往正道上趕過。

一夜過去后,韓海坐在車里,看著繁華的京城夜景,他沉沉的閉上了眼皮,有一種心力交瘁的感覺。

再這么下去的話,他的結果最好可能就是告老還鄉了。

大廈將傾,也只是才開始了這一方面。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