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欲來??!

王驚蟄舔了舔嘴唇,很是開心,這一次可比劈僵尸容易多了,畢竟上次沒有借天勢,這次借了老天的運道,想來劈的能挺狠一些,并且他還給這一次的雷劈安裝了定位導航系統,就是墳頭下砸進去的那些符紙,這都相當于是引雷針了,只要有天雷落下,一準就能給引過去,簡直可以說是精準的一逼了。

所以,韓唐德有點要急眼的節奏了,跳著腳一頓大罵以后他果斷的加緊了攻勢,想要在這場大雨下來之前,徹底的攔下王驚蟄。

無疑,這是一場獵人與獵物之間的角逐,只是可能王驚蟄和韓唐德之間誰也說不清楚,哪個是獵人,哪個是獵物。

山下,幾里地外的韓村里,韓海和韓河還有韓江正坐在院子里喝茶,他們哥三個已經很久都沒有這么安然的坐在一起閑聊了,主要是韓海平日太忙,各種政務纏身,實在是難以抽身回來。

驕橫跋扈的韓河此時乖得好像一只溫順的二哈,洗茶,沏茶,然后為三人面前的杯子斟滿,兩腿并攏目不斜視,在韓家他不一定有多怕韓江,但是絕對怕大哥韓海,特別是身上的那股氣勢,他離著三尺遠都有點吃不消。

韓海端起茶杯小喝了一口,看著韓河用一種很平淡的語氣說道:“我們家里,不怕出敗家子,因為家中有很多產業可以讓你們來敗,我們也不怕出作奸犯科的人,說句不好聽的大不了可以棄車保帥么,但你知道家中最怕出什么人嘛?”

韓河很想說是自己和韓觀海那樣的么,但覺得這么說的話,未免有伸出臉蛋子給人打的感覺,就低頭說道:“不知道?!?/p>

“最怕出瞎子……”韓海放下茶杯,伸出手指點著他,說道:“就像你和觀海這樣的,睜著的兩只眼睛有斗大,但卻跟瞎了差不多,你們得罪人的同時首先想著的肯定是我們韓家家大業大的,有什么可怕的,但你們卻沒有看見,有些人論家業其實比我們還要大,從古至今啊你這種人太多了,十里洋場的黃金榮也犯過這種毛病,他以為自己在租界很跋扈要人有人要錢有錢,連余杭都督盧永祥的兒子都敢打,就是因為他太瞎了,那后來呢?黃金榮雖然撿了一條命,但也是砸鍋賣鐵賠了個底朝天才把自己給贖回來,這還是因為有杜月笙作保的原因,你覺得自己現在是不是也像黃金榮一樣?王驚蟄不是都督的兒子,但他是向缺的晚輩,向缺這個人我都不敢說可以動彈他,你卻惹上了王驚蟄?”

  ,看n{正v√版章節上U酷#匠%網+0:

韓河抬起腦袋,動了動嘴角,很想要辯解兩句,韓海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靠在椅背上哼了一聲說道:“你的眼睛里只看見了那個王驚蟄,但卻沒有看到他后面站著的一些人,這不是瞎了是什么?”

韓江則皺眉呵斥道:“當初家里被下了三百里禁,也沒有選擇聲張,而是老老實實的把這口氣選擇咽了回去,丟一點顏面又能算的了什么,只要韓家還在就行了,等到我們哪一天徹底不用在乎王驚蟄背后的人時,想做什么再什么也可以,可你和觀海呢?我都忍氣吞聲了,你們就忍不了么?你的臉是真大啊,一點顏面都不肯丟??!”

韓河被訓的一點脾氣都沒有,沒辦法韓家的兩位大佬聯合起來向他開炮,他一點兜不住了。

韓海幽幽的嘆了口氣,說道:“我聽到風聲以后就趕緊回來了,想著拜拜祖宗讓自己安心一點吧,不然此時恐怕就是山雨欲來了啊?!?/p>

韓江點了點頭,然后抬起腦袋看著遠處天邊的烏云,說道:“不然我們家中也會像這場風雨一樣了”

韓海說道:“是呀,還真是要下雨了,但幸虧不是下在了韓家這里……”

“轟隆??!”悶雷聲起。

王驚蟄手里掐著一道雷符,韓唐德謹慎的盯了他一眼,雙腿略微一彎,蓄力,人忽然前撲而去,這一次他的速度達到了極致,遠比剛才的追逐還要強上了一些,迫在眉睫下他已經用了全力,不敢再有任何的耽擱了。

王驚蟄靜靜的看著他,在即將人要到眼前時,他輕飄飄的將那張符紙扔了出去,韓唐德瞳孔收縮腳下一頓,單手朝著那張符紙拍了過去,一縷勁風無聲無息的斬落,那張符紙還未有任何反應就從中間斷成了兩截。

韓唐德腳下停了一下后,再次想要朝著王驚蟄沖來,但第二張符紙又毫無征兆的飛了出去。

“啪”韓唐德依舊揮動手掌,斬落符紙。

“唰唰,刷刷刷……”這一回,在王驚蟄和韓唐德的中間,漫天飛舞出了至少十幾張,紛紛揚揚的被風給吹走了。

韓唐德還未沖到王驚蟄身前,只得再次轉移身形,不給王驚蟄任何掐出咒語的機會,空中的符紙一片接著一片的被斬落。

王驚蟄絲毫不以為意的說道:“其實那些都是空的,你真是關心則亂啊,我連符都沒有畫上去,你居然沒有看到?”

韓唐德憋了一口氣,怒聲說道:“你這是在作死么,我敢保證,你今天只要敢動這片祖墳,我就是拼死也要把你給留下”

王驚蟄點頭說道:“好的,如您所愿……”

王驚蟄說完,翻開一直未動的左手,掌心上躺著一張上面畫面了符箓的符紙,此時韓唐德已然被他給調遠了。

“你敢!”

“噗”王驚蟄輕輕的朝著手心吹了口氣,那符紙頓時就燒了起來。

“包羅天地,養育群生,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馭使雷霆,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炁騰騰”

“混賬,你瘋了是不是”

“嘩啦……”天上的雨終于下了,一瞬間就下的很大,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隨即伴隨著雨聲,一聲驚雷也響徹了起來。

“咔嚓”電閃雷鳴了,王驚蟄也笑了,這正是時候。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