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備!”仙魔戰場入口,另外一位負責看守的仙君開口大吼了一聲,因為他看到的是,秦初肩膀上那頭死亡的仙君級天魔搖晃著的腦袋。

隨著這位仙君大吼,原本圍在入口處的修煉者都抽出武器都后退了,包括前來打探消息的青云。

秦初右肩膀一挺,肩膀上的天魔尸體丟在了地上,接著左手一用力甩,另外一頭還有著一些氣息的仙君級天魔也被丟在了地上。

  更新最J快pM上vX酷W匠PI網(0{$

把兩頭仙君級的天魔身軀丟在地上,秦初又將身上挎著的紫金天魔角也拿下來,丟在了地上,接著放出了大型飛舟。

放出了大型飛舟后,對著太山仙君抱抱拳,在別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秦初上了大型飛舟,大型飛舟一陣轟鳴,接著消失了。

秦初走了,沒帶走一片云彩,帶走的是所有人震驚的眼神。

太震撼了,一句話沒有,用事實沖擊著所有人的心靈!

“就這么走了?朱雀圣族的秦夫人還在斬魔城呢?”用腳踢了一下,還有一點氣息的仙君級天魔,太山仙君的話語都有些不利索了。

“他受傷了!”另外一位仙君開口說道。

“血還在流淌……這是剛剛戰斗完事??!來人,去通知秦夫人?!碧胶舫隽艘豢跉?,他看守仙魔戰場無數年月了,這樣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見。

青云眼內滿是震驚,她是仙君,可她卻在金仙境的秦初身上感受到了壓迫,甚至有一些恐懼。兩頭仙君級天魔就在大家眼前,是剛打死打殘的,一點可疑性都沒有,這就是實力,金仙境霸主誰敢不認可?誰敢說一句不認可?

緩和了一下情緒,青云去給飛羽宮主傳遞消息了,這事情很大,另外秦初跑了。也不能說跑了,人家戰斗完就不想在這里玩了,接受眾人的歌頌?人家就不在意!

蘇穎和秦輕音來了,兩人到了之后,就看到了震撼的場面,帶血的腳印,兩頭死亡的仙君級域外天魔,雖然死亡了,但還冒著熱氣。

“秦夫人,很抱歉!沒等本座說話,他丟下這些東西就走了。兩頭仙君級天魔尸體,十四根紫金天魔角,可以確定的是,這十四根紫金天魔角的主人都是隕落在五年之內,最近的應該在一個月之前?!碧较删_口說道。

“混蛋家伙,玩得倒是瀟灑,那本座也就不久留了?!睂χ较删П?,蘇穎帶著輕音就離開了,她知道秦初為什么走得這么干脆,因為現在出名了,暴露在人前,是非比較多。

在蘇穎和秦輕音走后不久,飛羽宮主和青云出現了。

看到飛羽宮主,太山仙君躬身抱拳,他認識飛羽宮主,因為飛羽宮主就是在仙魔戰場內出來后,成為的大能。

“什么情況?”飛羽宮主開口詢問了一句。

“這年輕人太霸道了?!备锌艘痪浜?,太山仙君就說了秦初出來后的情況。

“確實很霸道!”飛羽宮主點了點頭,事實就是事實。

“屠魔墻上,金仙境,哪怕是仙君境,也無人可以超越他的戰績!”看了飛羽宮主一眼,太山仙君開口說道。擊殺了十六頭仙君,秦初超過了飛羽宮主的斬殺十一頭仙君級域外天魔的戰績。

飛羽宮主閉眼感受了一下,接著伸手在秦初帶血的腳印上點了點,隨后轉身離開。

“金仙境極限層次的鮮血……有你精血的氣息,你可能跑不了?!彪x開了仙魔戰場入口處后,飛羽宮主低聲喃喃了一句,隨后放出了大型飛舟。

飛舟在快速的飛行著,定好了方向后,秦初進入了葬天棺世界,隨后沐浴洗漱了一下,他身上的傷口很多,不過都在恢復中。

沖洗了一下身上的血跡和血腥氣,秦初發現普通外袍沒有了,就穿上了黑底金邊的戰袍,接著打坐恢復,大型飛舟速度快,就是仙君想要攔截都費勁,他不擔心什么危機。

蘇穎帶著秦輕音坐著傳送陣離開了,她是朱雀圣族的大能,在各個城池都有面子,可以直接傳送,沒有傳送陣的區域,才需要飛舟穿越。

飛羽宮主沒有,她是坐著大型飛舟追蹤秦初。

“宮主,那家伙也是大型飛舟,我們可能追不上?!弊陲w舟內,青云開口說道。

“為了節省靈石,晚些時候,他或許就用小型飛舟了,從蕩魔域到朱雀圣族,使用大型飛舟的消耗可是不小?!憋w羽宮主開口說道。

恢復了幾天,秦初身上的傷勢徹底恢復了。

徹底恢復后,秦初從葬天棺世界回到了大型飛舟內。

看了看飛舟運行的陣法,秦初感覺消耗確實有點大,不過想想就忍了,他還是要早點回到朱雀圣族,將秦海嵐送回去。

秦海嵐被冰凍,秦初不敢輕易解封,只能讓葬天棺輸送一些靈氣潤養,至于怎么處理,還有沒有得救,秦初也不知道。

控制著大型飛舟,飛羽宮主手指上一滴鮮血在旋轉,是秦初的血液,有著秦初的血液,秦初出現在她附近,她就能感覺到,可一直沒有秦初的氣息。

飛舟極速的飛行著,秦初盤膝打坐,調整著自己的氣息,剛戰斗完,他身上的氣勢外露,當氣勢和氣息完全收斂的時候,他才算真正沉淀圓滿,沖擊仙君境才更加有把握,上次沖擊仙君境失敗,秦初內心就平靜了,不是那么急切,有些事情就急不來。

秦初內心也有遺憾,進入仙魔戰場,他想找到三生老人留下的戰斗痕跡,尋找一下三生劍法的線索,奈何一點信息都沒有。

喝了一壺猴兒酒,秦初拿出一張躺椅,靠在了躺椅上就開始休息了,他打算回到朱雀圣族后,找個時機就突破。突破到仙君境,面對上叔瑜的本尊,才能有一些底氣,當年的三生老人不就是以仙君境抗衡大能境強者么,在修煉上,秦初覺得自己已經走到了極致。

“混蛋家伙,這是一直大型飛舟趕路嗎?也不是怕死的人,這么著急跑什么?”一直沒有秦初的氣息,飛羽宮主就有點納悶。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