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中,數牛奮和我與史剛關系最為親密。

在最初的日子里,我們三個倒像是特殊的鐵三角。那時候還沒有木頭、沒有劉大進,沒有岳敖,我們三個多少次在一起一醉方休!

而此刻,牛奮哭的也最“浮夸”,哇哇的,眼淚好像決堤的賈坎德邦大壩,活脫脫一個小孩子的模樣!

我也想哭,那種肆無忌憚的哭,可是臺下那么多人看著,我只能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看,第十二個來了!”有人又高呼一聲!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眾人在呼喊聲中趕緊抬頭,就看見那第十二個光環之中閃現出了另一個名字——葉殤!

“是他?”

“對啊,怎么會是他?”

“倒也對,鳳凰山一戰中有他!”

“是啊,雖然接觸不多,但是卜爺冥間第一役,他也算是一個漢子!”

牛奮等人略有驚訝,當然,我或多或少也有些意外。

不過,仔細想想,葉殤這個被鞏雅文帶入我視野的漢子倒也頗為局氣。尤其還記得當年和叕子斗智斗勇的時候,葉殤曾經救我于危難,這一點,終身難忘!

貪嗔癡怨、獨懶饞滑、酒色財氣,如此看來,葉殤這個酒蒙子是應了“酒”字劫,也就是說,這十二神煞到齊了!

說話間,就看見從宗庭山頂云層上下來的四個人凌空一翻,已經到了我們的跟前!

這四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史剛、阿雅、葉殤和鞏雅文!

四人皆是冥修在身,以魂影示人,雖然尚未入圣,但是卻也都是冥修極致!

“老史!”眾人高呼史剛的名字,一個個激動地要奔過去!

葉殤和鞏雅文滿眼蔚然地看著我,齊聲道:“羅先生,從沒想過,還能再見你!”

  :)酷匠網K永久免費(J看A》小CG說0lP

就在所有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悅中的時刻,宗庭山上的旌旗突然飛掠出來了十二道紫光,眨眼之間就飛遁到了木頭等十二人的身上!

耀眼的光輝刺眼奪目,不過,我還是看見他們幾個身上好像有紫金鎧甲閃爍了一下,而且,還有光束在他們的手腳經脈上來回穿梭了幾下!

當然,這過程只有短短的幾秒鐘,很多人根本就沒看清楚怎么回事,這紫光便已經消失了!

等我納過悶來再看眾人的時候,就像得到了某種加持,他們中沒有經歷過鳳凰山一戰,修為最低的史剛,似乎也已經入圣了,至于其他人,一個個精神抖擻,目光如炬,周身之氣已經能感覺到那種剛猛之氣!

等這一切結束的時候,宗庭山上,那旌旗又變得暗淡了下去!

浮動起來的黑云,重新又聚攏了下來,頃刻之間,將山峰和旌旗藏遁了起來,一如從前一般!

我記得我擒獲那個丑八怪新十八修羅的時候,他曾經為了活命,說出了先天鬼帛之事,還說自己是從地藏菩薩處聽到的。當時我就半信半疑,只不過,他能說出菩薩身旁有一童子童女之事,應了劉大進和雪靈兒,我才放過了他!

后來我也曾見過地藏菩薩,卻從沒聽他說起過先天鬼帛。倒是又從隋云鶴那知道了盤古四寶之一的盤古幡。隋云鶴的說辭和那丑八怪的說辭類似,都說這兩樣東西具有“天賜之言”的作用,能預言一千年后,也就是如今誰才是兩界之主!

現在想來,無論是先天鬼帛還是盤古幡,未必就是空穴來風。或者說,這兩者本來就是一物,而且,現在幾乎可以確定的是,這兩個說辭,其實都是指的就是眼前這宗庭山的旌旗!

“卜爺,想什么呢,這么出神!”木頭低聲朝我問道!

我一笑,搖了搖頭,徑直朝史剛走了過去!

“喂,陽間的煎餅果子漲價了嗎?”史剛一如既往,憨乎乎問道!

“看你那點出息!”我嗓子有些哽咽,一把將這大塊頭緊緊抱住了!

史剛嘿嘿一笑道:“你知道我的,我這人,對物欲要求很低!”

我佯做氣氛,看了阿雅一眼,意味深長笑道:“知道,但是你別的欲望高啊!”

阿雅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狠狠白了我一眼,卻又小聲道:“小姐她還好嗎?”

“好!”我脫口道:“她時刻都想著你呢!她見到你,一定會歡喜瘋了的!”

阿雅眼圈一紅,用力點點頭,將目光垂了下去!

木頭環視四周,朝我附耳道:“卜爺,此時已經是氣氛的最高潮,時機已到,你該說點什么了!”

“是啊!”岳敖也低語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是該咱們主動一回了!”

我確實正有此意!

我拍了拍牛奮的肩膀,徑直走到了神壇的最中央,木頭、十九、岳敖、牛奮、馬賽克、偉戈站在了我的左側,劉大進、王富華、吳楊超、王旭輝、史剛和葉殤站在了我的右側,會場一片安靜!

“各位,陰陽兩界有億兆陽人鬼民,我們同奉十殿閻君為王,酆都為皇!當年的神魔大戰,我們的先民也都曾是戰勝者!可是,經過這千萬年的沖刷,你們看那酆都的鬼旗上還有我們的血液和榮耀嗎?

沒有!不僅沒有,我們還為民為奴,成了名副其實的被奴役者!

還記得那場鬼族和靈妖兩族的大戰嗎?閻羅城和酆都是怎么對待戰敗的靈妖二族的?奴役,還是奴役!

同樣是修為者,我們要受天劫,受地劫,還要經歷生死輪回!可他們呢?坐在高堂上,以人血為酒,以鬼氣為補品,以靈妖之肉為食。我就想問問,你們甘心嗎?

沒錯,不甘心。那不甘心我們能怎么樣?

反了他!

你看悠悠冥史陽書,哪一朝哪一代不流血犧牲?又有多少次改朝換代是不用打仗的?只有殺戮砍伐,才有披荊斬棘!當然,我們要的不是空城,也不是殺戮,而是徹徹底底的征服!從下而上的征服!由內而外的征服!

如今是該為我們的忍辱負重收獲希望了!

盛極而衰,否極泰來!沒有一成不變的卑微,從今天開始,我們為地位和尊嚴而戰,為了正義而戰!”

“為尊嚴和地位而戰!”

“為了正義而戰!”木頭、劉大進等十二人帶頭高呼!

一時間,臺下呼喊之聲猶如天崩地裂一般!

待到數分鐘之后,聲音稍低,我便厲聲喝道:“木頭,任中軍帳,以領前線戰事!劉大進,領惡鬼軍團,為開路先鋒。岳敖、牛奮,統領這四千三族修士,迂回南路,打通南贍部洲……”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