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圣佛青燈此刻懸浮在那位古佛的頭頂上空,黑色結界籠罩而下。

突然間,古佛嘴唇微動,周身魔氣開始瘋狂運轉,吞沒那金色的佛光,就連他整張臉也變得猙獰扭曲起來,宛若一位妖佛。

“吼吼!”

一陣陣魔嘯宛若從十八層地獄傳來,魔氣遮天蔽日,周圍的空間也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天地好像要崩塌一樣。

圣佛青燈這一刻也不由旋轉起來,那似乎隨時會熄滅的小火苗,此時也變得旺盛起來,散發出一股鎮壓天地萬物的無敵力量。

任由妖佛如何掙扎,他那恐怖魔氣都無法突破圣佛青燈的鎮壓。

  K酷g匠r網◇u首發'&0_◎

“嘩啦!”

剎那間,那滔天魔氣如潮水般退散,恐怖的魔嘯也頓時消失不見。

天地間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可是不到半息時間,那名古佛的身上迸發出耀眼奪目的金色佛光,完全沒有半點之前那陰森的魔氣,同時那原本猙獰的臉色,也變得圣潔祥和起來,讓人忍不住有種頂禮膜拜的沖動。

陳青陽此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前一刻他還是一位魔氣滔天的妖佛,下一刻又變成了一位綻放出圣潔佛光的得道古佛。

“唵!”

突然間,那位圣潔古佛的嘴里發出一道神秘佛音。

聽到這一道佛音,陳青陽的靈魂猶如翻江倒海一般。

在他的記憶中,似乎曾經聽過這一道佛音。

“六字圣明咒,這是一個得道圣佛啊!”崇尊老祖那驚駭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陳青陽內心一震,他終于記起自己在哪里聽過這一道佛音。

原來是之前玄枯大師為了考驗他發出的那一道佛音。

他還記得,黃鳳鳴說那是六字大明咒,可到了崇尊老祖這里,卻變成了六字圣明咒。

此時那位得道圣佛渾身金光璀璨,圣芒沖天。

每一寸血肉似乎都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力量,要將這邊天地壓碎。

“轟轟——”

六字圣明咒的無上佛法力量,不斷沖擊圣佛青燈那黑色結界,試圖將其打破。

可是圣佛青燈依然巋然不動,只是那一朵火苗愈加的旺盛。

“唵嘛呢叭——”

圣佛陡然大吼,化為六丈金身,山呼海嘯的佛法力量狂涌而出。

這一刻,陳青陽感覺自己的靈魂和肉身已經分離,若不是有玄天寶殿護著他們,此刻陳青陽他們所有人早就灰飛煙滅。

“轟隆!”

這一次,那圣佛青燈終于被撼動了。

但是,它似乎也被激怒了!

“不知悔改,那就再鎮壓你一紀元!”

一道虛無渺茫的聲音響徹天地。

隨后,那圣佛青燈綻放出無上佛光,凝聚成一道佛印,狠狠鎮壓而下。

結界內,那位圣潔古佛猛地睜開雙眼,面容無比的猙獰可怕。

陳青陽強忍著即將昏迷的意識,抬眼看向遠處那位圣潔古佛。

驚駭發現,他的雙眸虛無空洞,根本沒有眼珠子。

最后在一聲不甘的怒吼中,那位古佛被圣佛青燈鎮壓而下,消失在天地間。

一切歸于平靜。

而陳青陽也終于扛不住,沉沉地昏迷過去。

昏迷中,陳青陽做了一個怪異的夢。

夢里他被困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空間內,無論他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直到他的意志快要被磨滅時,一道怪異的背影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而且告訴他,想要離開這里,就必須跟他做個交易。

意志快要達到崩潰邊緣的陳青陽,迫不及待地詢問對方的交易是什么。

那道詭異身影突然轉身,露出一張妖異的笑容,淡淡說出一句話。

“你的眼睛!”

一看到那張沒有眼睛,只有兩個空洞血窟窿的臉時,陳青陽猛地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呼呼——”

一睜開眼睛,陳青陽張開大口拼命呼吸,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濕,臉色更是難看之極。

雖然他已經知道,剛才那只是一場噩夢,但是腦海中卻一直對那張沒有眼睛的臉揮之不去。

因此那清楚記得,那個被圣佛青燈鎮壓下去的妖佛,就長著同樣一張臉。

良久過后,陳青陽的心情才稍微平靜了一些,隨后看了一眼周圍,發現他們還在黑風嶺中,而牧歌等人全都躺在一旁,昏迷不醒。

“老祖!”

陳青陽喊了一聲。

“小家伙,你醒了!”崇尊老祖的聲音悠悠響了起來。

“老祖,那一位究竟是什么狠人?”陳青陽心有余悸問道。

“吾也不知道,他乃是一位亙古妖佛,也許是上一個紀元的狠人。”崇尊老祖說道。

“上一個紀元?這什么意思?”陳青陽不解問道。

之前他也聽到那圣佛青燈發出的聲音,說要再鎮壓那位妖佛一個紀元。

“一個紀元便是一個輪回,這其中涉及到天道秘密,吾也不能與你多說,幸好他被那圣佛青燈鎮壓住了,否則這片天地恐怕都要遭殃。”崇尊老祖說道。

一位圣人級別的妖佛,若是他發起瘋來,別說那滴曦皇神血,就算曦皇親自,也會在瞬間灰飛煙滅,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

“老祖,剛才我做了一個噩夢!”

說完,陳青陽將夢里的內容快速說了一遍。

“糟了!”

崇尊老祖的臉色猛地一變,然后一股力量涌入陳青陽的體內。

“該死,他居然在你的道心留下了一絲佛氣,強行與你結下佛緣。”崇尊老祖破罵一聲道。

陳青陽一聽崇尊老祖的語氣,就預感到事情不妙。

和一位圣人強者結下佛緣,本是一個天大的機緣。

可偏偏對方是一位妖佛,肯定暗藏不軌之心。

“老祖,他想要干什么?”陳青陽問道。

“他肯定是想要從掙脫圣佛青燈的封印,吾猜測,你的身上可能有他想要的東西。”崇尊老祖說道。

一個圣人級強者,他不可能無緣無故跟陳青陽一個在他眼中卑微到連螞蟻都不如的修煉者結下佛緣。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需要陳青陽身上某種東西,或者某種力量。

“難道是我的眼睛?”陳青陽臉色微微一變問道。

“也許是,也許不是,但可以肯定的是,你惹上了一個天大的麻煩。”崇尊老祖微微嘆息一聲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