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大妖的虛影逐漸變淡,消失了。

那一縷真道被楚巖扣下。

楚巖見狀咧嘴一笑,心里小聲嘀咕道:“裝犢子……說的挺大氣,還不是出不了道門?!?/p>

當然,這話在心里想想便算了。

“成了?”君王這時笑道。

楚巖點頭,欣喜萬分。

一縷真道??!

別人不知道這意味什么,但楚巖太清楚了。

一縷真道,那便是一位妖皇。

之前那絕世大妖說的什么百條神途,那都是假的。

但這一縷真正妖道,楚巖交給任何一個人修行,那將來便是一位真正的妖皇。

神途修到極致,連封禁都不帶有的。

天界中無數人掙扎,外道也在拼命修行,為的什么?

不就是連接真道嗎?

但現在,楚巖手中有了一縷。

雖然不多,但有這一縷真道在,足夠一人將神途扎根在真道上了。

  rY最$+新:…章#節上,$酷匠網v0◇)

到時候就是神皇。

所以這一縷真道,楚巖都沒準備自己用的。

因為他即便吸收用出也不大。

他又不修神途,不走正常真道之路。

相反,他一旦吸收了真道,反而可能會導致自身的道統世界被真道侵蝕,最后無法徹底擺脫這一片天地的束縛。

至于給誰,楚巖心中也有了一些想法。

小狼!

關于小狼的身份,楚巖一直在好奇。

狼王雖說是小狼之父,這一點無需置疑了。

但小狼的母親到現在還是一個謎。

當日在天界上,小狼爆發出極致可怕的妖威,那可是比狼王還要更強悍幾十倍的妖族血脈。

所以楚巖猜測,小狼身上一定還有秘密,讓小狼修這一縷妖族真道,最為合適。

或許不久后,仙域便會真的出現一位妖皇。

不是純粹的道源破千,而是扎根真道,道源得到質變的真正皇者。

要知道,縱然是楚巖現在,還有君首,仇穹,這幾位道源破千的存在,都還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神皇。

因為他們沒有扎根真道,道源缺少了最為關鍵的一次強化。

而這一次蛻變會有多強,楚巖心里也不清楚。

但楚巖知道,一定很關鍵。

他甚至猜測,一個尋常破千的強者,和一位五百萬成皇質變后的神皇相比,在道源力量上看似一致,但兩人若是交手的話,一定會是完成真道質變的神皇更強,而且還絕對不是強一星半點。

這感覺……就好像是同重量的鋼鐵和木頭。

兩人重量一樣,但硬度絕對不同。

天壤之別……

木頭,永遠贏不了鋼鐵!

“看來,我也要抓緊完成最后一次蛻變才行?!背r心中突然想道,然后便是一陣頭大……

因為他不修神途,無需真道……

那最后一次蛻變怎么變???

“道統世界擴建到千米!一千米,相當于百萬神途!”楚巖瞇眼,現在他能想到的,也就這一點了。

到時候要真沒蛻變,那……再想辦法吧。

這時,君王看著美滋滋的楚巖,一陣無語,開口道:“別做白日夢了,他怎么辦?”

楚巖這才回過神,干笑下,看向旁邊的龍傲。

只見此刻的龍傲……

尿了!

是真的尿了!

如果說楚巖只是單純擊殺龍震天,他還能接受,他想著,自己的父王至少比龍震天強。

但剛剛發生了什么?

自己要沒看錯……那是妖皇吧?

連妖皇對楚巖都頗為客氣,這……

噗通!

不等楚巖開口,龍傲當場跪地,臉色慘白,顫抖道:“楚巖……不,楚爹,楚爺爺,楚祖宗……饒命,求你放過我,我錯了,我不娶上蒼仙兒了……您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吧……”

“別特么亂喊……”楚巖冷哼聲,旋即看向龍傲,眼神中透露出濃濃的寒芒:“想活命?”

“想……求您?!饼埌疗疵c頭。

“行,可以。不過看你的命吧?!背r笑道,聽見這話,龍傲的心里一哆嗦,突然有一種不祥之感。

“你……你要干嘛?楚巖,不,不要!”龍傲發出尖銳的慘叫。

楚巖卻沒理他,伸出手,一根擎天之柱立起,將龍傲捆在上方,一道神光轟出,直接將龍傲打成原形。

“凌遲你聽說過么?就是血肉削骨而不死,一千刀,將你的肉一小塊一小塊撕下來?!背r笑道,龍傲目光絕望,拼命慘叫,但任他如何掙扎都沒有用。

說實話,楚巖很少這樣恨一個人,折磨一個人,但龍傲,被他這樣對待了。

只因為龍傲觸碰了他的底線。

對上蒼仙兒,楚巖多少是有一些愧疚之心的。

而龍傲,傷害了上蒼仙兒!

所以今天,龍傲將為其付出慘痛的代價。

接下來一幕,殘忍至極。

但整個過程,楚巖沒有絲毫動搖,不忍,目光如冰。

“不!”

“啊……”

“殺了我!楚巖,不要,求……求你,殺了我,啊……”

“給我一個痛快?!?/p>

這一刻,龍傲再也不想活了,只想死。

很快,擎天柱上的龍傲血肉琳琳,龍鱗全部被拔掉了,龍肉被一塊塊撕開了下來。

“不!楚巖,你不得好死,你一定會死的!我父王不會放過你,我妖族人也絕對不會饒過你的!”

“妖皇!妖帝!如果你們聽見我的聲音,還望替小的報仇!人族楚巖,殘殺我龍族!”龍傲咆哮,這一刻他不求活,只希望有人能聽見他的聲音。

妖族有強者的。

妖皇便不說了,妖帝也還說著呢。

妖帝是誰?

一只龍魚。

但下一秒,龍傲徹底絕望了,因為他從楚巖的肩膀上看見一只奇怪生物。

是一只小浣熊。

卻又沒有妖族的氣息。

上蒼巨獸難得醒來,爬上楚巖的肩膀上,看著一片片龍肉美滋滋笑道:“好香呀……楚巖,給我生一堆火……我要開始烤龍肉啦!”

楚巖失笑,手指虛空一點,一陣噼里啪啦聲響起,便見一團熾熱烈火燃起。

上蒼巨獸見狀,開心極了,手中不知何時還多出一根巨大的金色長簽子來,將一片片龍肉給竄成肉串,放在火焰上烤了起來。

只見這時,楚巖和君王在旁邊都看呆了……

神器!

絕對錯不了,那金色長簽子肯定是一把神器。

上蒼巨獸好像感應到兩個人的目光,趕緊將金簽字抱住,委屈道:“你們別想搶的!這是本妖王的簽子,才不是神器!”

楚巖失笑,對上蒼巨獸他現在也了解一些,這小妖,看似不起眼,但真的可怕。

實力不祥不說,身上竟是寶物。

也不知道它將這些寶物都藏在哪,好像肚子里有一個乾坤袋般。

“你,你是上蒼妖帝……”然這時,龍傲認出了上蒼巨獸,龍眸瞪的老大。

上蒼巨獸楞下,抬頭看向龍傲不解道:“你是誰呀?”

“上蒼妖帝!真的是您……”龍傲狂喜萬分,激動道:“前輩,我是龍行天的后人啊。我爹當年見過您,它還說,它得到你的點化呢……”

“龍行天?”上蒼巨獸用金色簽子杵著腦袋,認真的思索一會道:“不認識呀?!?/p>

“不,前輩,您好好想一想,當年您在妖帝宮中,我父親曾去過妖帝宮見過您的……”

“妖帝宮?你是說小龍魚呀?”上蒼巨獸眨了眨眼。

“是龍魚妖帝……”龍傲驚喜道:“當年我父親還是一條小蛇,沒有得道成龍,是您和妖帝點化了他?!?/p>

“咦,這么一說,我好像有點印象了啊?!鄙仙n巨獸開心笑了起來:“原來你是那條小蛇的后人???”

“對,就是后輩……”龍傲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楚巖在旁邊其實也有點迷,這咋還認識呢?這一會他殺人多不好意思???

但下一秒,楚巖差點沒笑噴出來……

只見上蒼巨獸開心的道:“我知道呀,當初那條小蛇可大了,我和小龍魚一只想著吃掉它,可它就是不變成龍,我和小龍魚沒辦法,就偷偷奪取了一點妖族氣運給它,幫他成龍了?!?/p>

“后來它開心的走了,我和小龍魚還計劃著等它再長大一點要怎么吃的,我記得我想炸小龍干吃,但小龍魚非說太油膩了,要清蒸呢……可惜,后來小龍魚跑掉啦,都沒有龍肉吃啦?!?/p>

“噗……”君王這時都忍不住了,直接笑噴了,旋即一臉同情的看向龍傲。

你說你攀親戚就算了,倒是找個好人啊。

這小浣熊看上去就不像個好東西……

你找它?

你都不如說是我干兒子了……

“你才不是好東西呢!不對,你全家都不是東西!”上蒼巨獸瞪向君王,讓君王一愣,楚巖在旁邊再次偷笑,他可是知道,上蒼巨獸能讀心的。

龍傲則徹底絕望……

突然,他笑了,笑的瘋癲。

爹啊,原來你一直引以為傲,見過的妖帝和上蒼妖帝……其實只是想要吃了你啊。

虧自己之前竟還乞求妖帝替自己復仇……何等可笑。

龍傲算看出來了,自己死定了。

只是有些不甘。

還有妖帝宮消失好多年了,不然他那老爹早就去拜會了,他現在就一個想法,希望將來妖帝宮若重現天地后,自己老子能聰明一點,別在傻呵呵的去拜會了,不然就不是去拜會,而是送肉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